占星看孤單、寂寞的治療

近期香港的電視台,正播放美國電視連續劇The Good Doctor(中譯《好醫生》),劇情環繞一名有自閉症、初出茅廬醫生的故事:小時候受到酗酒的父親粗暴對待,與弟弟離家出走,但中途弟弟不幸意外喪生,幸好遇上一名好心的醫生照顧,栽培成為醫生。在其中一集中,男主角受到很大的情緒打擊,大聲嚷到他心底裏最懼怕的,便是所有人終會離開他,孤獨終老。


(Image by mohamed Hassan from Pixabay)

每個人總會感到孤單和寂寞的時候,有時就算身處一大群人中,心裏依然感到孤單和寂寞。近日的國際新聞離不開美國總統選舉,而未能成功連任的特朗普 (Donald Trump),在這題目上是很好的例子。

熟悉特朗普出生盤的都知道,他的金星和土星在巨蟹座成頗緊密合相,兩星只相距1度55分:


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出生盤

在最佳發揮下,金星在巨蟹座可以十分有人情味,樂意為遇上困難的人「雪中送碳」。不過,巨蟹座本身是一個情緒上比較敏感的星座,若要達致這樣的最佳發揮,覺得身處一個「安全、可信」的環境是首要條件(例如,有親人或朋友陪伴、打氣),否則難以踏出新的一步,或去面對問題,有時甚至可以變得頗不理性、神經質,更別說去為別人「雪中送碳」了。

特朗普的金星在巨蟹座,顯示在得到別人的情緒上支持、安撫和鼓勵下,他才感到被愛、有價值。不過,由於他的金星剛好跟土星合相,顯示他不容易得到這種支持和安撫,往往要達致幾乎完美的標準(土星),才會得到這樣的關懷;結果就像一個人明明要吃一碗飯才飽肚,才能有氣有力去幫助別人或面對困難,但因經常只吃到不足半碗的份量,長期挨餓,根本「自身難保」,所以亦難以對他人有什麼同情心,內心非常貧瘠、尖酸刻薄,懶理他人死活。

這當然跟特朗普的成長背景甚有關係。我近來便看了他的姪女Mary L Trump寫關於他的書 "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: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 World’s Most Dangerous Man”。作為心理學家的Mary,在書中有十分深刻的描寫和解讀。


特朗普姪女Mary L Trump出版的著作

特朗普的家族凡事以金錢掛帥,就算家人之間的關係都像交易一樣「如果我給你這樣,你可以給我什麼?」,功利至上,沒有半點人情味,因此不會有什麼「情緒上的支持、安撫或鼓勵」。在特朗普身邊的人,都是因利益才走在一起,加強了內心那種「貧瘠」和孤單的感覺———因為深知一旦利益消失,亦會各散東西,關係瓦解。

他經常自吹自擂,亦常嘲笑、貶低他人,好像很有自信似的,但熟悉心理學的人都知道,實情剛好相反:正正是因為他不懂得欣賞、關懷自己,才會以層出不窮的方法去爭取眾人的注意,務求任何時候自己都是大家的焦點。雖然今次的選舉結果對他不利,但如果他懂得欣賞自己的話,就會因曾做過美國總統而感到自豪;畢竟,他當年是在完全欠缺從政經驗下當選,已遠超眾多人的估計,相信連他非常嚴苛的父親,在世時亦未必想過兒子能選上總統。

其實,我們多多少少都會犯上特朗普的毛病,把心神花在「得不到」或「不滿意」的地方上,卻忘掉了自己「擁有」或「做到了」的地方,因而把那種不愉快的感覺,往內心越推越深,漸漸侵蝕了整個人,負能量爆錶,什麼都看不順眼... 因此,快樂其實是一個「選擇」。

在任何一個出生盤上,金星與土星合相都是一個深具挑戰的星象組合,很需要當事人的覺醒:因往往難以得到外界足夠的支持和鼓勵,與其花時間和心思繼續在這方面糾纏下去,倒不如多些支持和欣賞自己、求人不如求己。在出生盤上,土星所在的位置皆代表人生歷程上的一種磨練,而金星與土星在巨蟹座合相所代表的磨練,便是一種「情緒上的磨練」,打個比喻,就像健身一樣,磨練肌肉,只是這是磨練「情緒上的肌肉」而已。磨練得多,在這方面便有第一身的經驗和領悟,可以成為他人的榜樣,分享心得,以這方式幫助別人。

如想更了解適合個人的路向,不妨看看我的占星諮詢服務;或占星課程和工作坊詳情。


占星師Belinda簡介

有超過10年看星盤經驗,並擁有4個學位,包括心理學和心理輔導學,曾當過香港政府「新聞官」十多年,轉行投身西洋占星學,成為專業占星師,是因為占星學完全改變了她的人生。中學就讀於拔萃女書院... 看下去

網上占星諮詢

網上占星課程和工作坊

占星著作

首頁

Facebook專頁




最新文章 Recent Posts
1/9
過往文章  Past Articles